账号: 密码: [登录] [注册]
张军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
[习近平对安全生产作出重要指示] [时政微纪录丨习近平总书记浙江行] [全球战“疫”,习主席的倡议彰显中国担当]
首页 > 人员查询

为乡土文学而殚精竭虑

发布人:YiJian 发布时间:2016/4/12 10:17:47 来源:法制苹果彩票,众多福利平台

本网河南讯(李青  王峰)近日,笔者在河南信阳见到了曾以长篇小说《颍河人家》享誉文坛的乡土作家、诗人胡庆仙,并对其进行了专访。


笔者:胡老师您好,很荣幸在信阳见到您,您我都是周口人,我是在广播里听着您的长篇小说《颍河人家》长大的,咱们就先聊聊《颍河人家》吧?

胡庆仙(以下简称“胡”):呵,可以。

笔者: 您能谈谈《颍河人家》的创作背景吗?

胡:我是项城人,生在沙颍河边,是喝沙颍河水长大的,对沙颍河有一种说不清的特殊感情。社会历史的每一次变迁,沙颍河就是最好的见证。改革开放初期,打破大锅饭,实行“联产承包责任制”,要求分田到户。被连年运动整怕了的农村干部,怎么也转不过这个弯,一怕是“走资本主义道路”,二怕犯错误,三怕挨批斗,等待观望,行动不积极。 “联产承包责任制”不是一下子什么都分掉,经历3年多的时间才完成。先是分田到户,后来又进行了调整。接着分农具,第二年分牲口,第三年才把集体财产和房屋分掉。后来又经过几次调整,才形成现在的模式。《颍河人家》就是在这样农村大变革的背景下写的,从一个侧面记录了农村的改革历程。

笔者:您的《颍河人家》播出后,当时引起很大反响,不少人称您为“作家”,您却说自己只是个教书匠,这是为什么呢?

胡:当时我是一名民办教师,不是职业作家,怎能担当得起“作家”的称谓?我对作家极端崇拜和敬仰,如世界文豪托尔斯泰、高尔基、泰戈尔、雨果,中国文学泰斗鲁迅、曹雪芹、罗贯中,郭沫若等,他们才是作家

笔者:是您太谦虚了。《颍河人家》播出后,您的小说《分家》、《邻居的故事》、《我的土地》、《过年》等又被连续播出,您是否在向文学领域进军?

胡:当时的农村比较落后,没有太多的文化娱乐活动。我是教师,业余时间要备课、批改作业。但是年轻啊,平时就爱看书,总有一种写作的冲动,一有时间就习惯性的拿起笔写作。有时写着写着我突然狂笑不止,有时又嚎啕大哭。这可把我父母吓得不轻,说我着了魔,得了神经病,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,把我写的稿子付之一炬。那一段我确实着了迷,无法自拔。后来父母和我住在一起,方便看护我,监督我。两三个月我才从痴迷中走出,逐渐恢复正常。心里根本没想要当什么作家,只是太痴迷了,到底是不是病态我现在也不知道。

笔者:太令人感动了。据我了解,您当教师时一直反对格式化教学,特别提倡“兴趣教学·兴趣作文”,这是否与您的个性化创作思维有关?

胡:是的,不但是有关系,更是我的亲身感受。我之所以爱好写作,我小学时的班主任牛克俭老师功不可没。他教我们怎样积累词语,观察生活,抄写背诵优秀作文(因为那时没有现成的作文集)。经常带着问题到田野、河边、庄稼地、劳动现场一步一步指导写作,学到了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。还经常进行作文评比,激发孩子们的写作兴趣。在牛克俭老师的教导下我受益匪浅,他也是我走上文学道路的引路人。

笔者:看得出您是2000年离开教育战线,踏入新闻行业的,请问您为何改行了呢?

胡:还是缘于对文学的热爱。由于经常向报刊杂志投稿,结识了一些新闻界的朋友,其中一家报社编辑部再三要求我去报社负责一副刊的编辑和通联,这令我动了心。因为我认为在报社工作能让我有更多的学习机会,接触更多的作家和文学爱好者,可以使我在文学的道路上走得更加坚实,所以改了行。

笔者:原来是这样。我发现您的创作体裁这两年有了明显变化,从农村体裁的小说转向了乡土诗歌,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呢?

胡:诗是文坛的皇冠,如今却走向了低谷,特别是乡土诗,不少网络写手很看不起乡土诗。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,对乡土诗有种与生俱来的感情,我见不得乡土诗被人蔑视,我将多写乡土诗,愿为乡土诗的复兴而努力。

笔者:您的乡土情结可以理解,可我不明白您本可在报社享受安逸,可在北京与刘迅甫等文坛名家推盏品茗,共享明月,可您又为何离京返豫,定居信阳,独品孤独呢?

胡:人的志向不同,追求也不同。说句心里话,我不适应繁华的都市环境,我也不奢望出人头地。只想老老实实地做自己想做的事,安安静静过自己想过的生活。我已到了知天命之年,别无他求,信阳是宜居城市,山清水秀,适合文学创作,我想把余生交给信阳,交给乡土诗,交给文学事业。再说,我在信阳并不孤独,信阳有我的忘年挚友张辉,他是罕见的日后一定会有大成就的文坛黑马,我们志趣相投。

笔者:呵呵,为您的人生点赞,替文学向您致敬。有机会再聊,再向您请教。

胡:别客气,常联系。